杂感陈寅恪

日期:2022年07月07日
       杂感陈寅恪梁启超在《清代学术概论》中评价康有为, 认为康有为的学术研究“其实是他的命题的要点, 没有必要依靠这样的分支来论证它们的成立。证据或对证据的曲解。这是科学家们的一大忌讳。张太炎在回信刘志正的《谈文人的失落》时, 也自言自语:“这小伙子基本只看简单的学问, 只专信古籍的典籍, 这与古文的典籍背道而驰。长老之道, 后深恨常苏之儒学, 竟诽谤孔子。”以学术为政治手段的做法, 如章太炎、康有为等, 可以说是人文研究中的普遍现象, 王国维在《论近年学界》一文中有更详细的描述。 “不过, 康先生的学术兴趣并没有与生俱来的兴趣, 而是作为一种政治手段。”耿作为回报, 各种杂志纷纷涌现……这些杂志不知道什么是知识, 但有政治目的。” “近年来, 留学界要么有政治野心, 要么怀有现实主义。为了利益, 他愿意研究那些冷漠枯燥无益于世界的思想问题吗?纵然有人, 但现在的知识界, 却不受他嚣张的影响。政治之外缺乏人文研究, 使得近代中国的文化运动只是一种表面的形式, 但其本质仍然是政治运动。从晚清的“保存国粹”到“五四”前的“整理国粹””, 正如胡适在《新文化运动与国民党》一文中所说, “他们大多有种族革命的意志, 同时又是国粹的保存者。 ……他们也做了一些整理民族遗产的工作, 但他们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, 他们只是用它来倡导种族革命, 激发民族爱国主义。他们的运动是民族主义运动”。同样, 五四新文化运动, 从历史表象上看是一场文化运动。但从内在动力上看, 它仍然是一场“政治运动”。 “五四新文化”, 陈万雄对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力量进行了历史分析, 得出的结论是“它原本是1911年革命力量的一部分”。除了胡适之外, 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和学者, 思想上更倾向于文化价值, 都是政治革命的积极参与者。可以说, 近代以来中国一直缺乏以人文思想为核心价值的文化运动。文化领域的扩散。事实上, 它仍然是社会改革现实的产物。 1931年, 陈寅恪在《我国学术现状与清华大学的职责》中指出:“西方文学、哲学、艺术史等, 输入与交流, 不失真实, 是无价之宝, 更别说要求它创造什么了。....至于本国的史学史、文学史、思想史、艺术史等, 如果怀疑它几乎是独立的, 那么考察它的现实性也不是这样。虽然近几年中国古今史料的发现有很多, 但都必须有系统地组织, 不涉及传记会议。这种缺乏独立学术的根本原因, 不能不说是利用学术作为一种政治手段。陈寅恪是一位真正具有文化自觉的学者, 能够在学术思想上进行一种具有理性价值的研究。如今, 陈寅恪被普遍称为“文化保守派”。一方面是对传统文化难以释怀的爱, 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认, 传统文化的衰落“归根结底是不治之症”。
       文化选择困境不可避免地出现。我认为, 陈寅恪如果对传统文化有个人情感依恋, 那也仅限于他的感受。这种超然, 并不影响其文化定位。在对传统文化情感厌倦的同时, 其文化取向和学术精神却非常“现代”。
       与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倡导的西方现代化相比原始民族的地位”作为文化保守主义。
       但是, 有必要区分两者之间的差异。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激进, 一种保守的区别, 其本质是双方在从事学术研究时的自我意识不同。一是政治自觉, 二是文化自觉。正是这种自我意识上的差异, 让陈寅恪在学术研究上比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对文化问题的理解更加深刻。成就也更大。在其涉足的学术领域中, 其成果均走在当代前列, 其研究成果时至今日也不容忽视。作为一个纯粹的学者, 陈寅恪一直关注文化失范下的学术规范的建立。而他毕生的学术研究, 也是这种关注的具体行动。陈寅恪学术研究的意义不仅在于其在特定领域取得的成就,

更在于其开创的新的学术规范。陈寅恪的努力“真正是关乎我们民族精神的生死存亡”。然而, 在现代学术思想文化史上, 陈寅恪从来都不是主流。它的宿命只能是“世间不孤单,

回首悲怆关门”。作为学术大师,

陈寅恪可以在学术界赢得不朽的声誉, 却无法扭转时代潮流。这是他个人的不幸, 还是时代的不幸?

友情链接:

38.894304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