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斥<吴组缃畅谈钱钟书>》一文的自我反思(转载)

日期:2022年06月18日
       《斥吴祖航谈钱钟书》一文的自省袁良军《中国读书报》2003年7月2日《斥吴祖航谈钱钟书》(见《中国图书报》2002年6月26日日文)更多情绪极端, 措辞更尖锐, 并使用讽刺和愤怒的谴责语气。
       它缺乏善良的态度和大方的学者风度。文章虽然是为我的老师吴醉藏老师辩护, 但并没有考虑到文章必然会给《钱钟书的吴钻昌》作者——文(称“常伦”在管中)。现在看来, 文章的缺点很明显, 很尴尬。不得不向《常伦》作者李红艳同志对我的过激、刻薄表示深深的歉意!所谓“怒斥”、所谓“谈家”、所谓“受吴祖仓先生之手”等等, 都过头了(所谓“它不能是吴作航先生的话”等纯属虚假, 必须收回。)李红艳的《长伦》发表于1992年《人民》杂志第一期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》、《文汇读书周刊》立即摘编转载, 影响很大;钱钟书先生也读了七八封“信批”, 逐段写了下来。
        《长伦》涉及我的老师吴醉藏先生和我尊敬的前任钱钟书先生。作为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专业研究员, 我对此一无所知。直到2002年4月24日, 我在读《钱钟书批“吴嘴藏谈钱钟书》的信”(经书展先生整理发表文章, 以下简称《信批》),

得知有这样一个“公案案”。我的无知和无知已经到了可笑可叹的地步!按理说, 读完《书信》后, 应该尽快找到《长伦》原文, 仔细对比研究, 才能得出一个更稳妥、更正确的看法。
       不过, 我带头和尔吵架, 孟浪嚣张。我曾经被极端的情绪所左右, 所以写了《斥<吴祖藏谈钱钟书>》一文, 表现出一种糟糕的学风和文风, 这是由天赋和主观决定的。 .说起来也很惭愧。我将借此机会进一步检查和纠正我的学风和写作风格。

友情链接:

8.450823s